所在位置:首页 > 清风天山 > 宣传工作 > 正文

【家风故事】母亲的“思想课”

发布时间: 2019-04-15 12:09:02   来源: 自治区纪委监委  

因为工作关系,我几乎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。每次回家,打开冰箱门,如果看到剩菜,我会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把它们倒掉。等母亲回来发现,就谎称剩菜是被自己吃干净的。当然,我也只是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,才敢这么做。

母亲是上世纪60年代来到吐鲁番的,那时老家江苏闹饥荒,家里没吃的,外婆身体不好,父母的兄弟姐妹又多。为了糊口,母亲随几个同乡来到新疆。

母亲来疆时,村里还是大集体,能吃上饭。母亲倍加珍惜能吃饱饭的日子,干起活来眼勤手快,能下力气,苦累都不在话下。生产队组织拾棉花、修河坝,她不惜力气又有耐力,很多次都能挣到一个壮劳力的工分。

“以前在老家过过苦日子,饿得走路身子飘像踩着棉花团……”有了这样的经历,母亲对吃的食物看得格外重,对糟践食物的行为深恶痛绝,每当发现我们剩半块馒头、碗底的面条,母亲就给我们姐弟三个上“思想课”。其实,我们都明白,母亲是想让我们养成珍惜粮食的好习惯。

女儿出生后,父母便搬到城里跟我们一起住。大包小包的往楼上拎,家里种的萝卜、白菜,自己晾晒的干豇豆、马齿菜和一坛子自制的盐豆子。我说:“小区里有超市,想吃啥抬脚就能买。”母亲说:“超市里的菜哪有自家种的菜吃起来香?”其实,在吃完了从村里带来菜,母亲也不去超市,每次都去离家四五里路的农贸市场买菜,而后,却对我说是散步锻炼身体。其实,我知道母亲是嫌超市的菜比市场的菜贵,而且走路可以省下坐公交车往返的2元钱,那可是一小把韭菜的钱。

能省一点是一点,把钱花到该花的地方,这是母亲坚持多年的持家准则。但这并不是说母亲是个吝啬的人。头些年,母亲最小的妹妹在江苏老家种地赚不来多少钱,又要供三个孩子上大学,就说要到我们这里来种地,父母就将家里的近十亩葡萄地送给了她,还为他们在村里落了户盖了房。在城里,父母亲但凡听说村里谁家在城里医院瞧病,都要买些营养品拎上去看。城里人互相看望有个亲疏远近,但村里不讲究这些,村里的说法是低头不见抬头见,远亲不如近邻。村里的人有个小病小灾的,只要听说了,村里其他的人极少置若罔闻,要么送些鸡蛋、要么给点钱,总之必是登门看望的。

一次母亲突然问我楼上住的是谁、搬来几年了?我想了很久,有点印象却答不上来。父母亲都很吃惊。我说:“城里人都这样,很少往来的。”母亲说:“这还能叫邻居?”当晚,父母亲便把带来的萝卜、白菜还有盐豆子楼上楼下的送。回到房子,父母两手空空的满脸堆笑,仿佛做了件极好又极大的事一样……

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人类文明最直接、最集中的传递是在父母子女之间进行的。从父母亲的身上,我领悟到了勤俭、舍得、共享、和谐等许多金子般的品质,这让我常常心存感念、倍感庆幸。(吐鲁番市纪委监委 张甫军|责任编辑 雷韬)

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   
网站声明     联系我们

[新ICP备13001445号-1]

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5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