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> 清风天山 > 基层风采 > 正文

【家风故事】擦亮家风的名片

发布时间: 2019-08-07 10:03:35   来源: 自治区纪委监委  

风吹日晒,字迹或许会模糊,但好家风却如春风化雨,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沉淀、升华。有人说,家风是母亲慈祥的笑容,护着我茁壮成长;有人说,家风是对妻儿忠实的承诺,护着家温暖幸福。家风连着民风,民风连着国风,国风托起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,最终形成了一张记录岁月痕迹却又永不褪色的名片。

小时候,家风是母亲慈祥的笑容

我出生在新疆的一个偏远农村,儿时记忆里,父母靠务农的经济收入,支撑起整个家庭的生活起居。父母“以身作则、勤俭持家、淳朴无虚”的处事原则,在我的脑海中留下深深记忆,让我在成长中受益匪浅,也让我心中充满了怀念与感动。 

还记得小时候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,寒冷的冬夜里,母亲却舍不得多烧煤。屋里寒冷,母亲就披着被子,在昏黄的灯光下,一针针纳着鞋底。夏天来临时,穿着母亲亲手做的“千层底”,总会想起她慈祥的笑容,那慈祥的笑容告诉我生活要勤俭节约。

“过日子,要学会勤俭节约,不能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无酒喝凉水。”母亲勤劳能干、会过日子在邻里间是出了名的。居家过日子,母亲自有她的一套理论,深秋的大白菜,地窖里的水萝卜,瓦缸里的咸韭菜,都是我们冬日里难得的美味。

新疆的冬天昼短夜长,每天清晨,为了让我和哥哥吃到一口热饭再去学校,母亲六点就起床为我们准备早饭,吃过早饭还总会督促我们不要落下东西,目送我和哥哥走出家门口的那条小巷子,才转身回家,这样的目送一直伴随我到高中。儿行千里母担忧。直到今天,我依然怀念母亲目送我们时那慈祥的笑容,无私的母爱让我的童年流淌着岁月的温馨。

读书时,家风是如沐春风的成长

当年因家境困难,母亲初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了,而父亲也在高中毕业后就和爷爷回家务农了,他们谈不上有多高的学问,却全力支持我和哥哥读书。每次去县城,父亲为我们买得最多的不是玩具、零食,而是各类书籍。

记得初中时,我和哥哥就在父亲的要求下涉猎了《三十六计》《孙子兵法》等书籍,我依然记得三十六计中瞒天过海,明修栈道、暗度陈仓的故事。父亲常对我们说: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或许父亲对书的理解也只能说出这样“高大上”的话语了,但崇尚读书的好习惯却一直伴随着我。

步入大学,我得空便泡在图书馆里,从最初的韩章柳句欧骨苏风,到徐志摩的诗集、梁实秋文集,从余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,到韩寒的《三重门》……读书让我获得快乐,也获得了知识。研究生期间,我第一次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文章,那种激动的心情现在都难以忘怀。父母虽身为农民,骨子里却隐藏着对知识的渴望,这种家风一直激励着我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

工作中,家风是父亲严厉的教诲

2015年研究生毕业,我来到新疆油田参加工作,在父母眼中,我从此便成了吃上“公家饭”的人。如果说在一个家庭中有一个唱红脸的,有一个唱白脸的,那我的家里便是这样:母亲总是用一副慈祥和蔼的态度充当着白脸的角色,而父亲却用严厉的外表尽量隐藏起如山的父爱。

记得刚到油田工作时,母亲逢人便说,父亲心里虽然高兴,却总会向母亲泼冷水:“锅揭早了会把气放了。”我知道父亲希望我低调,要戒骄戒躁,踏踏实实。父亲常对我说,小时偷油,长大偷牛,吃了“公家饭”一定要懂得廉洁守法,不要拿公家的一针一线。虽讲不出什么大道理,但父亲的话句句都留在我的心里。

在油田工作的三年里,我下过钻井队、待过采油队,学习到关于油田的各种专业知识。慈母严父的“小合唱”,让我学会做人,学会做事,也让我明白了遵纪守法的重要性。

家风这张岁月沉淀的名片,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孩提时代、读书时代和工作生活的点点滴滴,回顾这些年所走过的路,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家风。它不是挂在墙上的名言警句,也不是向别人炫耀的说辞,它是一张记录岁月痕迹却又永不褪色的名片,伴随着我的一生。(新疆油田公司工程技术研究院 吕振虎 | 责任编辑 李娜娜)

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   
网站声明     联系我们

[新ICP备13001445号-1]

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5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