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> 清风天山 > 基层风采 > 正文

“小气”的父亲

发布时间: 2019-07-10 16:05:26   来源: 自治区纪委监委  

在我有记忆时,父亲就面朝黄土背朝天,用汗水浇灌着庄稼。后来,父亲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来到了县城,成了别人口中的农民工。

父亲为了这个家任劳任怨,付出了自己的一切,但我最难忘的还是他的“小气”。

印象中,他从未添过新衣,也曾为了省一块钱而步行几公里,坐火车只坐最慢、最便宜的绿皮车......因为他的“小气”,我曾一度认为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!

依稀记得,我因为用惯了铅笔与自动笔,在学习写钢笔字时,每次用完钢笔总会忘记盖上笔帽。时间一长,钢笔不是不出墨就是被我不小心摔坏笔尖。为此,我常常向父亲要钱买钢笔,频繁到他误以为我在骗零花钱。新钢笔拿到手,旧钢笔便会不翼而飞,而我却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。

一天,我再次向父亲要钱买钢笔,他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堆钢笔,还让我挑自己喜欢的。仔细一看,全是我之前用坏了的旧钢笔!

我撇撇嘴:“这些都坏了,还怎么用啊?”

“你先挑个喜欢的试试看!”说着,父亲将手里的钢笔往我面前又递了递,我随手挑了一支在纸上划了几笔,竟然出水顺滑、书写流畅。

我满脸疑惑地盯着父亲,他却嘿嘿一笑:“你用钢笔太费了,我把你以前用坏的钢笔都放在一起,前几天没事时,拿出来修了一下。你看,这些都是我修好的!”我不以为然,觉得父亲就是舍不得花钱。

高中住校后,这种感觉愈加明显。一周一百的生活费并不宽裕,父亲却还常常教育我,让我别乱花钱,留点应急的钱。我更加认定父亲就是“小气”。

快高考时,学校发了一份材料,需要回生源地盖章,时间很紧,只有两天。对其他学生来说,就是回家盖个章子的事,对我来说,却是从南疆到北疆的距离。

接到我的电话后,父亲二话不说来到学校取上材料就走。第二天,截止时间快到了了,父亲却迟迟未到。就在我心乱如麻准备放弃的时候,父亲满头大汗地出现在我面前。顿时,别样的滋味涌上我的心头。后来母亲告诉我,为了让我安心备考,这次赶去生源地盖章,父亲第一次买了直达火车票。

我曾因为这件事调侃过父亲,一向“小气”的父亲难得“大方”了一回。父亲依旧只是嘿嘿一笑:“好钢要用到刀刃上,该花的钱,一分也不要省,不该花的钱,一分也不能浪费。”听完父亲的话,我也陪着父亲傻笑了起来。

上了大学,我的生活费也水涨船高,每次把钱打给我后,父亲都会照例来通电话嘱咐我说:“想买什么就买,别委屈了自己。但是,不该花的钱,一分也别多花!”此时,我心里不再埋怨父亲的“小气”,电话里是我们一同调侃他的“小气”的欢声笑语。受父亲的影响,我大学期间几乎不乱花钱,到毕业时也算是小有存款,避免了向家里伸手要钱的尴尬。

毕业后,我有幸成为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,也在工作和生活中越来越感到,“小气”的背后,是父亲勤俭持家、艰苦奋斗的家风。

父亲是爷爷勤俭节约精神的继承者,也是我勤俭节约精神的启蒙者,而我,也会将这一优秀品质传承下去。(玛纳斯县纪委监委 张辉 | 责任编辑 黄文芳)

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   
网站声明     联系我们

[新ICP备13001445号-1]

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5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