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> 清风天山 > 基层风采 > 正文

【纪检人·手记】我和哈力汗妈妈的“不解情缘”

发布时间: 2017-12-14 19:04:59   来源: 自治区纪委监委  

民族团结“结亲周”活动开始了。12月12日,伴着一份喜悦,我带上行李驱车来到了距离和静县城30公里之外的我的维吾尔族亲戚——哈力汗妈妈家。

67岁的哈力汗妈妈是位朴实的农民,孤身一人居住在和静县哈尔莫敦镇查茨村八组,丈夫去世多年,唯一的女儿也早已远嫁他方。她待人温和,慈祥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,粗糙的双手上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,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,刻记着她饱经风霜的岁月……也许是经常放羊的缘故,哈力汗妈妈身板还算硬朗。

哈力汗妈妈和我特别亲,每次见到我总少不了一个大大的拥抱。有旁人在场时,她会操着不太熟练的国语自豪地给别人介绍:“这是我的丫头,我的丫头来看我了。”每逢此刻,我心里的幸福感与责任感便油然而生。

这次我到哈力汗妈妈家,事先并没有告诉她,也没给她打电话。当我把车开到家门口,摁下喇叭,打开车厢抱上行李,哈力汗妈妈已经小跑过来,帮我打开了大门,高兴地把我拥进她温暖的怀抱。看到我抱着被子还拎着个行李箱时,连忙接过我手中的被子,并一脸惊奇地看着我,“我的丫头,你怎么抱着被子来了?”“妈妈,我不走了,我要陪您住段时间。”“真的吗?”“真的,妈妈。”哈力汗妈妈高兴地笑了,笑得那么灿烂……稍后,她又略显犹豫:“我的丫头,我房子条件不好,你不要嫌弃呀。”“妈妈,您说什么呢?您忘记了吗?我就是在农村长大的,在您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呀!”她听我这么一说,盯着我温情地看了良久,好像在回忆着什么。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哈力汗妈妈看我的亲切眼神和略有所思的表情,我想也许只有我能懂得……

1976年,也就是我三岁那年,我随父母从安徽老家举家搬迁到新疆,经亲戚介绍来到了和静县哈尔莫敦镇查茨村八组居住下来。那时我父母在生产队里干活挣工分,家庭生活十分困难,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不懂事的我常常被饿的哇哇大哭。当时,我家邻居就是现在的哈力汗妈妈,当年哈力汗妈妈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是村里远近闻名的俊媳妇。那时,每次父母出去干活,锁在家里幼小的我找不到吃的就哭,每到这时,哈力汗妈妈就会从门缝里给我塞块馕充饥,还时不时逗逗我。有时父母干活回家晚,哈力汗妈妈就会把我接到她家,给我洗净脸和手,然后泡馕或煮包谷面糊糊给我吃。有时她家也会杀个鸡改善一下生活,哈力汗妈妈都会挑个大鸡腿给我,吃饱的我常常会在哈力汗妈妈怀里惬意的睡着,直至父母来接我。有时我还硬“赖”在哈力汗妈妈家不愿意回家。就这样持续了两年多,后来由于分队,我家被分到查茨村五队,然后搬迁……

哈力汗妈妈对我的爱和影响是深远的,那时候,民族团结的种子已在我幼小的心里生根发芽……

我们中华民族手足相亲,守望相助,血脉相连,各个民族亲如一家。就像歌词里唱的“百家姓里没有民族区分,各个民族都是一条根。”正是这个“根”连着我和哈力汗妈妈、连着五十六个民族,各个民族在交往中加深了解,在交流中取长补短,在交融中和谐共赢,从而不断繁荣发展着。

作为一名纪检干部,要做党的忠诚卫士,更要做民族团结的表率,守好“生命线”,我和哈力汗妈妈的情缘将一直延续下去。(和静县哈尔莫敦镇纪委书记 王金花)

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主办   
网站声明     联系我们

[新ICP备13001445号-1]

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57号